扫一扫

您的位置:首页 >>图书频道 >> 文学 文学
  • 万物有灵且美系列小说(畅销全球30年的自然写作经典,豆瓣、《新京报》年度10大好书,田原、周笔畅、洁尘、马天宇、张子萱等名人联合推荐,在约克郡峡谷与阳光、草原和动物为伴,享受恬静温馨的田园牧歌)

    作者:(英)哈利 著,余国芳 等译

    定价:101.40元

    ISBN:22642591

    出版社:中国城市出版社

    装帧:平装

    出版日期:2012-04-01

top编辑推荐

《万物生光辉》

◎百万网友推荐2010年度100本好书之一《万物有灵且美》系列第五部

◎邂逅最可爱的动物,感受最纯真的幽默

◎畅销全球30年的自然写作经典,累计销售1000万册以上

◎《时代周刊》、《纽约时报》、《出版人周刊》等权威媒体强力推荐

◎知名插画师友雅工笔描绘动物众生相,随机赠送精美卡片和书签

本套书还有:

《万物刹那又永恒》

《万物既聪慧又奇妙》

《万物有灵且美》

《万物既伟大又渺小》


top内容介绍

《万物生光辉》

很多年过去了,两个可爱的孩子已经长大成人,哈利依然继续奔波在美丽的约克郡乡间。

爱吃薯条的小胖狗,对哈利冷若冰霜的流浪猫,还有让他在音乐会上如坐针毡的跳蚤们……除此以外,这次还新出现了一位令人发噱的兽医助理卡隆,他独树一格的特质以及与动物亲善旳魔力让人拍案叫绝。

本书和前几部一样充满了幽默感、生活中的乐趣,以及作者本人对围绕在我们周围的这个世界的欣赏和喜爱。

本套书还有:

《万物刹那又永恒》

《万物既聪慧又奇妙》

《万物有灵且美》

《万物既伟大又渺小》


top作者简介

James Herriot吉米?哈利(1916—1995)

原名James Alfred Wight

获过大英帝国勋章,写过荣登《纽约时报》榜首的系列畅销书。

却坚持在乡间从事兽医工作50余年。

写过的书拍成了电影电视剧,塑造的人物成了读者饭桌上的谈资

而他自己成了人们口中永恒的传奇。

谦卑、温和、乐观、悲悯。

一个把心低到尘土,却始终在仰望星空的人。

吉米?哈利“万物”系列

All Things Bright And Beautiful《万物有灵且美》


top目 录

《万物生光辉》

 001农场惊魂记

 爱吃薯条的小宝

 糖果店的阿福

 变幻莫测的兽医生活

 “苜蓿”的主人

 漂亮的西装

 挤奶专家小吉米

 同行是冤家

 飘飘欲仙的吉米

 兽医助手克鲁克

 爱妻如命的克鲁克

 买房记1

 对吉米奉若神明的农夫

 小飞

 奇怪的兽医助理

 “小乖狗”

 怕狗如命的丹尼

 多才多艺的卡隆

 班洛先生

 薰衣草香皂

 买房记2

 吉米腺

 往事如烟

 有獾的兽医

 便宜没好货

 爱玩把戏的小毛

 哈维家的误会

 老狗和电视机

 神秘的贝索

 惊险、刺激的“卡隆日”

 老威廉的神医

 健忘

 卡隆的“动物园”

 杰特的新家

 巴比先生

 蒙手帕的“罪犯”

 彩票

 志同道合

 日益壮大的“动物园”

 小爱咪和大绅士

 奈特

 买房记3

 放屁大王

 阿里和小黄1

 玩笑

 阿里和小黄2

 茉莉

 跳蚤之家

 小不点

 美美和巴布

 卡隆的离别

 阿里和小黄3

本套书还有:

《万物刹那又永恒》

《万物既聪慧又奇妙》

《万物有灵且美》

《万物既伟大又渺小》


top媒体推荐

读吉米·哈利的书,就像在听一个老朋友讲述他的故事,熟悉而亲切,令人愉悦!

——《图书馆杂志》

吉米·哈利的新作让我们翘首以盼。

——《旧金山纪事报》

了不起的杰作……带给读者天赐的快乐!

——《科考斯书评》

让人感动得泪如泉涌,内心幸福得想放声歌唱!

——《芝加哥论坛报》


top精彩书摘

   《万物生光辉》

  爱吃薯条的小宝  

  毫无疑问,人在饱受惊吓之后,整个神经系统会变得特别敏感。我离开了凯特威先生的农场,却依旧惊魂未定,一时间似乎对什么东西都像是第一次看见似的。对于约克郡的美,我从来没有一天忽略过,它永远让我有惊艳的感觉。然而,今天早晨,约克郡的魔力更是强上加强。

  看着由黄兮兮的荒泽中冒出来的绿地,我的眼睛忍不住在高耸的山麓上一再流连。仰望山巅,这片人烟稀少的旷野始终令我激动莫名。

  走访过了偏僻的农场,我再也按捺不住冲动的心情,把车往路边一停,便和我的宝贝猎犬丹丹,一起登上那频频召唤着我的大乡野。一夜的工夫,雪几乎都融净了,只剩下几道白白的雪痕躺在篱笆后面,仿佛早先被收押起来的大地气息与生机,一下子都被甜蜜的春光释放了。我上气不接下气地爬到峰顶,贪心不足似的猛吸着纯净透明的空气。

  这里不见任何斧凿的痕迹,我和我的狗徜徉在绵延几里的欧石南花丛、沼地和泛着阵阵黑色涟漪的水泽之间,丛丛的灯心草在风中摇曳。

  云层掠过时,在无止境的棕黄与新绿之上留下光与影的彩带。站在约克郡的屋脊,我感觉快乐得不得了。一幅空白的美景,没有任何“活物”的动静,除了远方有一声鸟鸣,周遭静极了。然而在静谧中,我有种超强的兴奋感,我清楚地觉得自己与天地万物是如此的靠近。

  旷野的孤独之歌魅惑着我,但晨光不断在向前走,我还得赶往好几个农场。

  怀着充实的心情,我向自己住的小城德禄镇出发。下了山谷,方方正正的教堂塔楼已经在望,不一会儿便驶入铺着石子路面的大市场。这儿有店面有酒馆,那一间间顶着方格瓦的屋宇每天招呼着此地的三千居民。

  我转上川格街,我的诊所就在这条街上。把车停在一幢爬满藤蔓的三层砖造楼房前面——“史盖得居”,我的工作坊兼甜蜜的家,我和我太太海伦在这里生儿育女。

  脑海里重现那些难忘的回忆,当年打光棍的日子里,我跟我的好搭档法西格,还有他那位举世无双的兄弟法屈生三个人,生活在一起,欢笑在一起,可惜他们结了婚,现在都各自有自己的家。屈生进了农业部,西格仍旧是我的搭档。我不止上千次地感谢老天,他们两兄弟一直都是我最亲密的好友。

  我儿子小吉米今年十岁,女儿罗丝六岁,这时候都上学去了。只见西格一面下台阶,一面往口袋里塞瓶子。

  “啊!吉米,”他叫着,“我正要找你。你的至尊客户之一——伯特伦太太,小宝召你去。”他边说边咧着嘴笑。

  我惨兮兮地回他一个苦笑:“喔,你不是有意自己去跑一趟吗?”“没有没有。剥夺阁下的乐趣,我连想都没想过。”他快活地挥挥手爬上自己的车。

  我看表,离午饭还有半个钟头。小宝那里走几步路就到了。我拎起药包上路。

  炸鱼和薯条的美妙香味弥漫在空气中,透过橱窗,我看见穿着白色制服的身影正忙着铲起香脆的炸鱼,排在金黄色的薯条旁边,饥肠辘辘的感觉立刻出现。

  午餐时间生意兴隆,等候的队伍绕着店铺稳稳地挪动,一拿到用报纸包好的美食,有的人急急赶回家,有的人忙着洒上盐和醋,准备来个当街大嚼。

  到这家小吃店楼上看伯特伦太太的狗,对我的胃液永远是一大刺激。我捞本似的再用力吸足一口气,便走进弄堂,登上楼梯。

  伯特伦太太坐在厨房常坐的那把椅子上,肥胖的脸上面无表情,嘴上一成不变地叼着根烟。她不停地从搁在腿上的袋子里掏薯条抛给她的狗小宝。而小宝则坐在对面,熟练地一根一根接着吃。

  小宝跟它的名字实在不相衬。它是只血统不详的长毛巨无霸,而且脾气暴躁。我待它尊敬有加。

  “它还是太胖了,伯特伦太太。”我说,“你没有照我的话改变一下它的饮食吗?我说过它真的不可以只吃炸鱼和薯条。”

  她耸耸肩膀,一蓬烟灰顺势落到她的罩衫上。“有啊,我稍微改变了一下,不给薯条,只给它吃鱼。可是它不爱鱼,它就爱薯条。”

  “是是。”这话题不能说得太多,我看得出伯特伦太太自己也只爱这两种口味,要是硬说大块的炸鱼对减肥有好处,那未免太白痴了;因为她的体型,跟她的宝贝狗一样,已经是最好的见证。

  说实在的,我看她们俩面对面,笔挺地坐在那儿还真像。两个都硕大无朋,动也不动,一副高深莫测的模样。

  胖狗多半懒懒的,脾气又好,可是小宝变脸跟翻书一样快,成串的邮差、报童、推销员被它的怪声怪像吓得逃命都来不及。我记得最清楚的是那名叫卖刷子的小贩。当时那贩子悠闲地踩着货车,车把上挂着货品,在弄堂里兜售。他到了这幢楼下,刚要减速慢行,小宝闯了出来,速度之快就像百米冠军。

  “是什么问题,伯特伦太太?”我改变话题。

  “它的眼睛,不停地流出东西来。”

  “噢,我明白。”大狗的左眼几乎完全闭上了,一道分泌物把脸上的毛发沾湿了,黏成黑黑的一撮。这使它的外观看起来更加阴险。“有些发炎,很可能受了什么感染。”

  病因不会太难找,有可能是进了异物,也有可能只是轻微的结膜炎。我伸手准备拉下它的眼皮检查。小宝不动,只用它那只好眼瞪着我,嘴皮向后翻,露出一口森森的白牙。

  我缩回手:“嗯……好……我开些抗生素眼药膏给你,每天替它点三次。你会做吧?”

  “当然会。它温顺得像头老绵羊。”她面无表情地用原来那支烟点上新的一支,深深地吸了一大口,“什么事我都能为它做。”

  “太好了。”往药包里翻药膏时,那种吃败仗的感觉又出现了,不过并不为别的。替小宝看病向来是“远程”治疗,我从没做过像量体温之类的事;坦白说,我这辈子连根手指头都没碰过它。

  两星期后,伯特伦太太传来了消息:小宝的眼睛非但没有好,反而更加糟糕。

  我连忙赶过去,一进弄堂又把可口无比的香味吸个饱。小宝坐的位置和上回完全一样,笔挺的面对女主人,那只眼睛里的分泌物显然增加了。这次我敢说我好像看见了一些什么,我靠近它,仔细观察大狗的脸。这时,一记闷闷的,可是极具威胁性的吼声明确地警告我:休得无礼!有了,果然毛病出在这里:一小粒肉刺就长在眼皮边上,磨到了角膜。

  我转向伯特伦太太:“它那里长了一点点东西,刺激了眼睛,才流出这些分泌物。”

  “长东西?!”这位女士脸上难得有任何表情,不过有一道眉毛挑了起来,嘴里的香烟也抖了一下。“我不喜欢听见这话。”

  “啊,这绝对是良性的。”我说,“尽管放心,除掉它很容易,只要一除掉,它很快就会痊愈。”

  我口气十分轻松。事实上就是这么轻松,注射少许麻醉药,用剪子一剪,不费吹灰之力。可是当我瞧见那只狗用独眼冷冷地瞄着我时,我真有些忐忑不安。对付小宝,事情可能不会那么轻松。

  第二天早上,伯特伦太太带它到诊所,把它留在我那间小小的诊疗室里,立刻证明我的疑虑不是杞人忧天。很明显,如果不先镇住它,就休想做任何治疗,所幸现在出了好些新药,像乙酰丙嗪就是最好的镇静剂。无论如何,一个人揪住它的大脑袋,另外一个掂起它的皮肉,同时插上针管应该是小事一桩。小宝表现得非常明白:这种事不在它的“议程”上。人生地不熟对它构成威胁,我和西格脚还没进门,它就张开大嘴连声咆哮。我们赶紧退后锁上房门。

  “捕狗圈?”西格拿不定主意。

  我摇头。捕狗圈是在一根长竿子顶端装了一个伸缩圈套,很方便的工具,专门对付难对付的狗。在注射的时候,圈子往它们头上一套,立刻制伏。可是对小宝,这就像用捕狗圈去套一头大灰熊。假使我们胆敢把这个圈圈往它头上套,那保准是一场恐怖角力赛的序幕。

  不过,我们以前不是没碰到过凶狠的恶犬,妙招当然有。

  “看样子得用戊巴比妥钠了。”西格小声嘀咕。我点头赞同。为了这些难对付的病患,我们在冰箱里总是备着许多味美多汁的碎牛肉。鲜美的滋味没有一只狗抗拒得了。只要把麻必妥胶囊剥开几粒,拌在碎肉里,就等着瞧它们进入快活的昏睡状态吧。这可是屡试不爽。

  然而,这种方法很耗时间。切除小肉刺要不了几分钟,可是等药效发作总得二十来分钟。我尽量不去想其他各处等着我们看护的急诊病例,专心制作加料牛肉。

  诊疗室向花园的一面,有扇上下拉动的窗,窗子底部缝隙开了几寸。我从这个缝隙把肉扔进去,我们俩便回办公室做巡查的准备工作。

  当我们转回来时,原以为小宝已经安详入梦,不料往里一探,小宝呼的窜到窗边,吼得像头饿狼。地上的肉原封不动!

  “怎么会有这种事?!”我大叫,“我不相信。从来没有一只狗拒绝得了如此美味!”

  西格拍着额头:“这太离谱了!难道它闻得出麻必妥的味道,再多加点肉试试。”

  我再调制一份做补给,仍旧从缝隙投进去。为了解除大狗的猜疑,我们暂且撤退。十分钟后,再来偷看,房间里的景象丝毫没改变,小宝连一口也不吃。

  “我们到底该怎么办?”西格火了,“再不想办法都要吃午饭了!”

  的确该吃午饭了,因为那间小吃店的第一阵鱼香和薯条香已经随风轻送过来。

  “稍等一会儿,”我说,“我有答案了。”

  我飞奔上街,捧了一袋薯条回来。我很快地在每根薯条里塞一粒胶囊,再一根根从缝隙弹进房间。小宝像闪电般赶过来,毫不犹豫地往肚里吞。一根薯条,一粒胶囊,一根接一根,一粒接一粒,直到吞足了需要的剂量。

  就在我们俩的注视下,大狗的凶相渐渐被温顺的呆相取代,它蹒跚地晃了两步便侧身倒下。我们赢了!在我们终于打开房门走进诊疗室的时候,小宝正处在神魂颠倒的快乐状态,手术两三分钟就大功告成。

  稍后它的女主人来接它时,小宝仍旧迷迷糊糊,出奇乖巧。伯特伦太太带它进我办公室,它的大头和我的办公桌等高。我坐下的时候,它几乎在对我微笑。

  “那颗小东西已经切除了,伯特伦太太。”我说,“它眼睛很快就会好的。不过我还是要开一些消炎药,防止感染。”

  我拿笔开药方,瞥见我写过的一些别的用药须知。那个年代,注射并不是很普遍的疗法,绝大多数仍采用口服药。我那些用药须知上写着不同的服法:“给大型牛内服的混合剂,掺一品脱糖水服用。”“小牛内服药水,掺半品脱面糊服用。”

  我拿着笔停了片刻,然后,以史无前例的方式写下:“给狗的内服药片,一天两次,塞在薯条里一并服用。”

本套书还有:

  《万物刹那又永恒》

  《万物既聪慧又奇妙》

  《万物有灵且美》

  《万物既伟大又渺小》


top相关书籍推荐
Book Channel 图书频道